向日葵天使支教助学's Archiver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1 12:02

如果昨日,向日葵天使不曾出现;如果明天,它将死去……

如果昨日,向日葵天使不曾出现;如果明天,它将死去……

——记我的大学


题记:
      在我过去的文章中,总有一些说教的味道,除了要求本职的工作要做好之外,我并不在意别人的附和。

      向日葵天使发展至今,全赖每一位葵友的付出,即便一丁点。虽然毕业两年,我依然能感受到,大家的快乐自豪,以及痛苦和失落。

      向日葵天使的问题,从来就不缺少,只是我们都坚信一点,我们一直未放弃修正这些问题的努力,正因为此,向日葵天使得以延续,迎着着耀眼的阳光,抬起我们青春的脸。

      我无意去责怪,那些不足够负责的葵友,只是我们处于馄饨的现实,总有找不着方向的时候,在功利的现实下,为自己的事情忙活,再正常不过。

      只是,当金灿灿的阳光,洒落在金灿灿的葵园,向日葵天使,有我们金灿灿的梦想。

      如果,昨日,向日葵天使不曾出现……

      如果,明天,向日葵天使即将死去……

      我将去哪里寻找,那金灿灿的梦想,不是房子,不是车子,不是票子……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1 12:24

如果,昨日,向日葵天使不曾出现
大学腐朽了,我并不腐朽

    向日葵天使,在我大学期间,并不是我唯一创造出来的东西。我跟多数学生一样,带着美丽的憧憬走进大学。2004年入学报道的那一天,可以举一个很俗的比喻,就像快乐的麻雀一样。

    接踵而来的,就是迷惘,随后是失望。大学,学个啥啊?当人不知所措的时候,总希望有一名智慧老人出现,希望伸手就能抓住救命的稻草。但,没有。

    于是乎,游戏,拍拖,翘课,社团,睡觉……

    当我毕业后,看到三水校区图书馆门前排长龙的新闻时,我并不认为,这些好学的师弟师妹们,会比我优越多少。

    当精神落空,形式,就仅仅是形式。

    2004年12月,我开始了大学生时期的第一件创造:新闻自由人。它的创造,跟创办向日葵天使前期是很像的,只是方向不同。它是一个类似于记者团之类的团队,只是没有后台没有靠山,仅仅是一个学生,为了自我锻炼而创办的自发的团队。
     可惜,这是一个短命的孩子,如今新闻系的学生,估计都未听说过它曾掀起一番风雨,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,因为饥渴,哭声划破沉静的空气。

    我们习惯了依赖。当参加社团被淘汰的时候,当在三水找不到老师交流的时候,你知道老师匆忙的脚步,是留给赶校车的,我们还能做什么呢?

     2004年大一的那个寒假,当很多学生热衷于参加学校假期三下乡活动时,为落选而失落时,我开始了第二件创造:《乞丐问题调查》,花了三个星期,跟踪采访乞丐,成文一万字的报告。
   
     只是,一个婴儿哭得越大声,它就越失望。你得不到回应,甚至得不到回声。来自周边的同学,来自学院老师,回声都小得可怜。

    大二暑假,我创造了第三个学院里从来没有的项目……(待续)

阿紫 发表于 2010-11-1 13:49

继续继续 顶一个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1 15:49

大二暑假那年,我创造了第三个项目,私下约了几个同学,筹划了“走访广州传媒人”的实践活动,约访广州的一些媒体人士,主编,记者等。我们幸运的,采访了南方人物周刊主编,徐列,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江艺平等知名传媒人。
    至今,我都为这个项目感到自豪。在这项目之后,班长在全班推广,同学们走出了校园,接触更多的业界人士;再之后,不少同学通过这个活动认识的传媒人,顺利的找到了实习岗位;再后来,有些牛逼的同学,进入了牛逼的媒体……

    总有人会问,我们能改变什么。我也不知道能改变什么,至少吧,想做一些想做的事。

    从大三开始,我们与学院的关系,越来越远。一方面,我们得不到满足,另一方面,当我们与社会接触得越多,越发现,学院里学习的东西距离现实,是那么的遥远。

    对学院的不满,越来越深,这样的情绪,很多人都有。只是我比较偏激,选择了公开的表达,于是乎,我被列入了学院的“黑名单”,学院里中午召开紧急的全院大会,院长在全院的学生面前,对我不点名的批评。
   
    我是很失落的,在于,我自认为很多美好的创意,对专业发展有帮助的策划,得不到支持。纵然,其中有我自身做事方式的局限。

    我从对专业充满激情,到大三,逐渐走向冷淡。在这一年,我开始接触一些人物,开始去思考人格的独立,以及人生的意义等宏观的命题。

     当人开始去思考,才逐渐变得深刻,才发现,我们的学习,是那么的肤浅。质疑,质疑我所接受过的教育,这里有多少的谎言,这里有多少的教条。

    当思想被绑架了,我们不仅躯体无法自由,灵魂也无法自由。你,是你吗?你,知道,我们的教材中,教育语境中,有多少谎言吗?

    大三这一年,我从“存在主义”哲学思潮中收获很多,思考很多……

     大三的五一,我开始了大学生涯中,最重要的创造,向日葵天使!

    支教,广商并不是没有,每年的学校的三下乡都有,但这有意义吗??为什么没什么意义的东西,大家都趋之若鹜。我们的教育,是否把我们教育的越来越简单,越来越肤浅……

    或许,也有人拒绝深刻,无所谓,喜欢就好。只是,当我们不喜欢的时候,我们习惯了沉默,在沉默的时候,喜欢的事情,习惯了憋屈。

    勇气,我们缺失了勇气。放弃梦想,我们没有了梦想,只有房子,车子,四级证,六级证,秘书证……垃圾证!!
   
    第一次去贵州,其实很匆忙。那天我翘课去买火车票,据说老师很有意见。人生地不熟,我不过是上网看了上百页的帖子,制定了三条路线,最后选择了其中一条。临出发前一天,才结识贵州一个网友。在第一次见到她时,甚至担心这个女子是骗子。到油杉河,纯粹是偶然,一种缘分。

    创办向日葵天使,源于一种责任。我也可以,向很多志愿者那样,去完第一次,就选择不再过问;包括向日葵天使的志愿者,去完支教后,就对团队的事情无动于衷。

    对不起,我不是打酱油的。我不想做一件,我自己都反对的事情。我不想,向很多人一样,到山区,只是为了了却自己的心愿。山里的人们,他们也有尊严,他们不是动物园,供人参观。

    为什么,我很反感,那些去完支教之后,就不做事的人。肤浅!自私!

    当很多人依靠向日葵天使,依靠我,想去支教的时候,我总是再想,为什么他们总喜欢依靠他人。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1 15:52

待续……

Noah 发表于 2010-11-1 16:21

插楼不是一个好习惯,但顶贴就是另一回事了

whisperipples 发表于 2010-11-1 16:37

阿紫同学插楼了.

小蔡 发表于 2010-11-1 23:26

插多一脚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2 17:24

创办向日葵天使,没有他人想象中的艰难,也有没有那么容易。只是,一个人喜欢做并投入去做的事情,困难并不算是什么。

       当我们拿起一样东西,不得已的就要放弃一样。那年,我大四,照理,该像我的同学们一样去实习,例如羊城晚报,南方都市报,都不是问题。像现在很多大三去支教,回来大四的学生,也均以实习工作为由,难以兼任团队的工作。

      如果那年,我为了工作,坚持在媒体实习一年,至今,我的工作一定会更出色,只是,那样的话,向日葵天使,就不会出现。

      多年以后,我依然记得,2008年的6月19日~21日,向日葵天使第一次在校园里募捐衣物,6月20日,大家要考四级,6月25日,这是学校规定我们大四学生最后搬离宿舍的期限。我的同学们,都基本离校了在各地实习,我在校园里,跟凉茶,骑着一辆三轮车,像收破烂一样,来回奔波。

      其实,向日葵天使,在创办之初,得过两场重病,有可能面临夭折的。一个是在08年春,因为我个人的原因(私事),对团队的事不放在心上,可知当时团队绝大部分的事情由我一个人扛起来,我不做事,团队就玩完了。

      每个人都有低迷的时候,有情绪,可以理解。只是,当你的工作失职,会导致其他人受影响时,我,过意不去。至今,我工作,领导交给我的任务,我都会害怕,害怕完成不了导致单位的损失,这种害怕,让我从内心中憋出一种力量,尽量把事情做好。

      是向日葵天使的工作,把我从情绪的低迷中拯救出来。08年的4月开始,向日葵天使进行了创办之后的第一届招志愿者。(我们常说的第一届,是在07年7月,这是向日葵天使的前生,团队是07年10月才申请通过)。

      向日葵天使第二次面临更严重的夭折,是找不到交接的人。这是很可悲的。这一件事,在我向日葵天使的经历里,是不得不提的。

      我就要毕业了,当时那一届志愿者的招募,存在很大的问题,招了五个志愿者,唯一的一个男的临时退出,剩下四个全是女生,两个升大四,基本放弃回来后任职,另两个升大三。

     那一年,我不得不作为老队员,带队到贵州,但一男四女的搭配,我的性格与做事方式,没能与她们四人(尤其是其中一名)形成默契,相处过程中留下很大的遗憾。

     出发前,支教过程中,都协商好,这四名女生在支教完之后,应该完成的工作。其中两名大四的,基本没过多分配。两名大三的,一名表示需要再考虑是否参与团队工作,一名允诺了并作为团队的重点培养对象。

     我非常遗憾,该名作为重点培养对象的,我希望把重任交给她的,我们两人之间,无法形成默契。她甚至没有完成团队交代给她的工作,例如把支教总结,支教汇报发上论坛。这个时候,团队交接,找谁呢??

     原来创队元老中,也都有各自的计划,没有人接任。除了支教志愿者之外,招到两三名新的工作人员,均没有支教经验。坦白说,当时把团队交给凉茶,是我走头无路之下的选择。而这个选择,从后来的结果看,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
     当时,我跟凉茶的认识很浅,彼此并没有过多的了解。仅仅是在上面提及的6月19日,我在学校募捐的时候,他刚好路过,就被我拉下水了。除了交给他,团队没人可供我选择。他身上没有我想要的,那种可以独当一面的魄力。但他有两点打动了我,一是他能叫动一批同学来当苦力(我做不到),他很负责很细心,钱一分分的给你点清楚,错别字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你纠正。

     在去支教前,我把基金的管理交给了他。去完支教后,整个团队都交给了他。当时他压力很大,我也很迷惘,跟凉茶立下了遗嘱:“团队发展不了,倒了就倒了,你把钱管理好就行了。万一团队真倒了,你把每一份钱捐出去或退回去。”

     这件事我一再提及,是因为我很想强调,责任的重要。一个不负责任的人,会给他人带来很大的压力,甚至会导致一个团队的灭亡。团队的问题,一直没少过,当我们始终坚信,我们能去改善它。

     救了向日葵天使的,第一个属凉茶,第二个,是06社工班的“半边天”,06社工班的几位女生及时的加入,给团队注入了新的活力,还有几位通过招新进来的队员。向日葵天使发展至今,凉茶带领的第二届起到相当关键的作用,即便当时让我再带一届,我也做不了这么成功。

     一般的社团交接在5、6月,而那一年,我是在2008年9月,我毕业两个月后,回校完成交接以及培训工作。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2 17:57

2008年10月,我毕业后的第三个月,我又做了一件,出乎他人意料,甚至不被认可的事。我没去实习,没去工作,我跑去了学绘画,从零开始学。

     我家人并不同意,只是我习惯了倔强,习惯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

     因为学习绘画,我继续在赤沙呆着,协助凉茶,尤为重要的设计了图片展的海报(这原本不是我的责任,只是原来负责这项工作的人,设计出来的东西乱七八糟),奠定了我们图片展的质量基础。

     为了谋生,2009年的1月份,开始有了“信子轩”。这个地方,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会议,也成了向日葵天使的聚会基地。

     2009年,我的目的原本只是学习绘画,一年走过来,其实我学到的只是一点皮毛,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干扰,也可以说因为自身的懒惰,我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。

      但2009年,信子轩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感动,这些感动来自于我的学生们,还来自于,自己能在往返赤沙与画室的公车上,读完几本绘画史。

    2009年11月12,我协同团队,做了至今最牛B最骄傲的事情。2010年1月,我离开了赤沙,离向日葵天使越来越远。我在东莞,成了一名小记者。

    今天,2010年11月2日,去年的这个月份,我们在奔波中。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2 18:19

读到这里,不知道你们如何理解,向日葵天使的出现,意味着什么??

友友 发表于 2010-11-3 15:06

看完以后,我更切身体会到向日葵天使发展到今天不容易。我觉得虽然说团队发展到今年已经第四年了,但是以往三届基本都没形成独立的一届。像荔枝所说的,阿信为向日葵天使奠定地基,凉茶构建了这座大厦,第三届以后的我们在添砖加瓦。
    第一届,团队刚成立,很弱小,包括做事不做事的成员就几个,而且当时是否走下去就取决于阿信是否坚持了,严格来说,还不是一个团队,只是在为团队形成做准备;
    第二届,凉茶在自己的坚持和阿信的支持下,摸索着团队的基本框架,团队要做什么,这个过程非常的不容易,可以这么说在前两届如果阿信和凉茶不坚持,这座大厦随时恢复平地。
    其实第三届是很关键的一年,因为第一届把团队的理念宗旨、团队的精神奠定好,并在第二届承继发扬,第二届把团队基本框架建好了,第三届需要在这基础上,把团队稳定下来。确实第三届的时候,都是按照第一二届的模板,改善团队的工作,也有望稳定下来。可惜出现了不小问题:
    第一,团队的扩大,团队从几个人一下子变成几十号人,内部的管理,本部三水两个分队的管理沟通问题;  
    第二、人员变更,特别是大二升大三志愿者接手本部的工作,团队以及队员都没有心理准备迎接这种转变,团队工作和个人事务的冲突,导致了人员的变更,队员的定位不一,很多队员对团队若即若离,不仅影响了第三届工作的顺利开展,也影响了对于第四届的交接工作;
    第三,赵鹏老师的事情,我们成功完成这一挑战的同时,也给团队带来了更大的挑战,一方面是直接或者间接影响10年暑假的活动,在没有把贵州两个支教点做得很好的之前,匆匆忙忙开发新的支教点,很多问题需要解决,另一方面,面对名声突然大噪,我们应对经验不足,值得注意的是,我们部分队员也开始有点“忘形”,做事开始浮躁,缺乏认真踏实的工作态度。我觉得这一点对新队员的影响比较大。
    越往后,队员们承继团队的文化越来越少了,我们经常说“不要因为走远了,而忘记当初为何出发。”但现在我觉得有一种苗头是“连自己为什么出发都不知道了”更不要说走远了,如何重回团队。“因为关注,所以付出",“真诚、实干、深刻、理性”支教助学,很多队员都知道,而且是不是变成自己的签名,但是真正读懂的、或者说用心体会的越来越少。

阿信 发表于 2010-11-9 22:38

帖子那么冷清,这是悲剧啊,亏我一番热情。

赖沛浩 发表于 2010-11-9 23:51

估计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吧~~
我之前看了,但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才对得起你这个用心的帖子~~
所以,也没回。。。
我错了~~

浩荣 发表于 2010-11-9 23:56

阿信,我看了之后,觉得你是个有为青年,更是个想有所作为的青年,我看过这个帖几遍,本来想下笔去写一下感受,但发觉自己想一次把话说完,所以我会持续跟帖,把我自己的内心想法也说出来。

吕细毛 发表于 2010-11-9 23:59

燕雀安知鸿鹄之志~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你的天空很广阔。

120678765 发表于 2010-11-10 00:02

还在切实关注,尽自己微弱的力量为向日葵天使宣传

伟仔 发表于 2010-11-10 00:05

看了阿信的长篇大论后,哥表示回帖很有鸭梨{:4_135:} ,只能学凉茶找出几个错别字,
“为了谋生,2009年的1月份,开始有了“信子轩”。这个地方,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会议” 结尾因改为“回忆”吧。:D

页: [1] 2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2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